小说族 > 汉血丹心 > 第六百六十三章 喋血宫门

第六百六十三章 喋血宫门

        朱雀门外的刺杀,发生的毫无预兆。早已经在雨中潜伏许久的五个黑衣罩面高手,同时出刀,袭击了走在最后面的丞相公孙弘和司隶校尉终军。

        终军虽然也伤的不清,但却没有性命之忧。他在少年时也是任侠使气之辈,精通击剑术,身手敏捷。正因为如此,当在危险来临的时候,躲过了最致命的一击。而最主要的一点是,这段时间受元召所派遣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陆浚及时做出了反应,拔剑出鞘,击退来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长安城中开始激起波澜,元召便曾经考虑过安全方面的问题。这当然不是为了他自己,而是为了他在朝堂上的几个重要盟友。像终军、司马相如、东方朔等人,身边的随从中都有他派去的人暗中保护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召也对公孙弘委婉的表达过这方面的意思。只不过,被他笑着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已经这般年纪,什么凶险之事没有遇到过?既然决意如此,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区区小事,何足多虑!元侯还是把得力的人手去好好保护好那些后辈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豪迈的话语犹在耳边,元召记得这位须发苍白的长者,当时的神情很是坦然,好像早就提前预知到了自己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卫朱雀门的羽林军已经去追击那些身份不明的黑衣杀手。身上有好几处刀伤的公孙弘被同僚和侍从们抬到宫墙瓦檐下,一片混乱局面中,许多人心中的惊慌难以掩饰,脸色都很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终军的伤势终究没有大碍,东方朔也懂得一些医术,亲手给他简单的包扎止血后,与司马相如对视一眼,  对方冲他点点头,表示自己会照顾。一脸沉重的东方朔分开人群,走到伤势严重的公孙弘身边,见他的嘴角不断涌出鲜血,身边人擦拭不及,连忙蹲下身子搭上他的手腕,惊觉气息紊乱,脉象极弱,显然已经是难以救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朔也是学士渊博之人,他身为后生晚辈,对于海内身负名望的几位学术大儒还是极为敬仰的。而这其中就包括公孙弘。只不过一直以来,彼此同殿称臣,而公孙弘选择了明哲保身的态度,却并没有过多少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见他如此,想起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位丞相大人的奋发搏击,很显然,正是因此才招致了杀身之祸。东方朔心下恻然,正要伸手替他把几缕沾了血污的白发从脸上掠开,却忽然见气息奄奄的公孙弘睁开眼睛,有一丝光彩从里面闪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来了……元侯,终于……还是能见最后一面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袭被雨水打湿的白衫出现在眼角视野中,东方朔心中一震,连忙站起身来,回头面对着满脸凝重的年轻侯爷,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却见到对方对他轻轻摇了摇头,然后蹲下身子,握住了那双苍老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……我来晚了!把你拖入这个大泥潭,元召之过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太子刘琚急匆匆一路赶来的元召,此刻心中万分愧疚。公孙弘已经没有救治的希望了,今日必死无疑。这是他看到的第一眼,就已经所下的论断。虽然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,但世间事就是如此,风云变幻,吉凶难测!

        飞檐之外,大雨落满天地,似乎无穷无尽。仰面朝天观望着苍穹深处的老者,在这最后的时刻,似乎想明白了很多事情。身上伤痛难忍,脸色却平淡随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侯,你可知道,老夫从年少时就有一个梦想……毕生刻苦所学,也不过是为了有一天,能够真正的有机会……去为天下苍生做些什么……就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弘说话越来越吃力,他紧紧地盯着元召的眼睛,似乎想要表达清楚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伟大的志向,公孙弘也不能例外。即便是世人都不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,他很希望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够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不必多说,元召明白!自古以来,无数贤达之士所为者,总结起来很简单。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继往圣之绝学,开万世之太平……不过如此也!丞相,正是其中的楷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声掠过未央宫的上空,所有人都心中震撼。原来如此,今日受教,余生难忘矣!

        丞相公孙弘眼中的光亮有些骇人,他拼尽最后的力气紧紧的握着元召的手,脸上的笑意逐渐伸展。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年轻的小子,竟然是他的知音!

        “元侯一语……公孙无憾矣!只是可惜……不能亲眼看着这个伟大的国家在你手中能达到一个怎样的高度了……切记……将来浊酒一杯坟前祭奠,勿忘相告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语逐渐低沉,眼中的色彩逐渐散去,大汉丞相公孙弘含笑而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召低头片刻,把心中的万千悲伤深深的沉埋。真正的考验终于到来了,他有一种预感,公孙弘的死,将开启一系列最尖锐的碰撞,是非成败、天下大局,会在这个秋天将尽的时候,全部分晓!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围在四周的人,紧张惶恐的看着默默无语的元召。有些散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半边脸,看不清楚是什么表情。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从他内心深处透露出的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哥儿,丞相他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刘琚分开大批保护的侍卫,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公孙弘,堂堂的丞相在宫门外被刺杀身亡,这在大汉王朝历史上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召终于站起身来。低沉的话语显示出他内心的极不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,公孙弘丞相为朝廷扫除奸恶不惜自身,以至于被奸人所害。臣建议,令朝廷史官详细记载其事迹,予以身后哀荣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沉重的点点头。他能理解元召此刻的心情。元哥儿向来是个重情重义之人,公孙弘以老迈之躯心甘情愿的为他冲锋陷阵,以一种老而弥坚的心志,真正的实现了“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的信念,当然值得好好的加以褒奖宣扬。

        朱雀门外的刺杀,在大汉史书上是一次极为重要的事件。后人往往把这次作为一个新阶段的开始。元召,这个光耀千古的名字,也就是从这一刻起,真正的接过引领大汉帝国的重担,从此责无旁贷,名副其实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现在在场的所有人,还有听到消息后陷入巨大震惊中的长安民众,极少会有人想到,这背后会有怎样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常识来说,丞相公孙弘和司隶校尉终军的被刺,幕后主使者当然就是那些前段时间被处死罪臣的残余势力。这样的判断,也是大多数人第一印象就该有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很多人马上想到,朝野内外肯定会进行新一轮的大清洗了。那些藤脉相连的势力,这一次肯定要倒霉。在那位年轻侯爷的铁腕之下,长安激荡,再度流血,已经是可以预见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出乎意料,一直等到三天三夜的大雨停歇,长安城内也并没有什么大动静。好像两位朝堂重臣的被刺就这样无声无息被大雨掩盖下去了一般,令人琢磨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猜疑不安的目光,在未央宫和侯府之间逡巡,都纷纷猜测着当日亲眼所见公孙弘死去的元召此刻在干什么。不过,自从那日之后,没有人再看到过他的身影出现,更无从探知其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召在朱雀门口所说的那几句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扬开来。身负着选拔朝廷所需才俊之士的董仲舒闻听之后,叹息良久。对老友公孙弘不幸遇难的消息,心中难过的同时,对于他能够得到如此高的评价,却又感到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学院大祭酒把这几句话牢牢记在了心里,然后带回了那处帝国的摇篮。从此以后,这种精神便作为了所有在此修习的年轻俊彦们指导的人生目标。明灯次第,薪火连天,代代流传,永久不息……!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并不为人所知的地方,元召这几天也并没有闲着。雨过之后,满地黄叶堆积,如同凋零的生命一般,平添无尽萧瑟。他把仔细看完的一份笔录随手扔在案上,负手而立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的纷飞落叶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,侍立环列的都是他最亲信的人。几个得力弟子都已经赶到长安,在这样的非常时期,他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崔弘为首,李陵、陆浚、卓羽、季迦、关喜等都摩拳擦掌,满脸雀跃之色等待着师父的命令。他们追随元召这些年,各自都有绝艺在身,如今终于等到师父有用的到的地方,早已经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站立在元召身边的白衣玄刀者,正是高丽人朴永烈。当日朱雀门外,他在得到消息后,第一时间追了出去,与陆浚一起,擒获了蒙面杀手中的两个人,并且遵照元召的密令,把他们秘密的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的讯问有些艰难。那两个身份不明的汉子不仅身手高超,而且都是硬骨头,问不出一句有用的话来。不过,当满脸阴沉的高丽人走过来时,这一切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骨头再硬,能硬的过玄刀吗?当朴永烈面不改色的用刀把他们的肋骨一根根开始往外剔的时候,想知道的任何问题便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嗜血的玄刀已经沉寂许久,需要祭炼!

  http://www.xiaoshuozu.com/shu/25896/2232208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zu.com。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z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