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族 > 簪缨路 > 第六百四十五章 事起

第六百四十五章 事起

        她倒是也想像裴宗之一样不理会智牙师,可惜啊,身份使然,身不由己,所以,最后还是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女子的声音在宴席的胡琴、古琴声中出乎意料的有穿透力,让人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是故易有太极,先生两仪,再生四象,后展八卦,推演世间万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智牙师听得很认真,就连琴声停了下来也未察觉到,等她说完了,方才回神,却是一脸的茫然:“卫天师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左贤王,这只是旁道而已……”卫瑶卿拂了拂衣袍,起身施礼,“时辰不早了,下官先回去了。今日多谢左贤王款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智牙师仍然一脸的茫然,双唇颤了颤欲言又止:“我倒是想请先生留下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瑶卿哈哈笑了两声,转身走了,这些假大空的说法能听得懂就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不必再见到智牙师了,谁知往后智牙师天天同后宅那群妇人抢她这位女天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修缘都察觉出了几分不对劲,亲自上门道:“智牙师左贤王,这男女总是要避一避的。如今正值一年中阴气最盛的几天,后宅多事,正值用人之际。你这里没什么事情,天天叫走了我阴阳司的天师,怕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大天师出面了,这智牙师会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    熟料那智牙师也有意思,回道:“陛下赐了我一个凶宅,自然叫我害怕,便寻卫天师来帮我看看宅子有什么不妥吗?我独身前来长安,也怕那些鬼怪欺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话,偏偏还叫人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智牙师边说还边瞟了他一眼:“谁让你们赐了我一个凶宅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修缘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卫瑶卿是有些不愿意的,后来便也不抗拒了。混日子的嘛,哪里都有,阴阳司也不例外,她就是。智牙师好吃好喝供着她,只要她与他讲述一些关于阴阳术的说法,这可比每日去往各家大人的后宅来的轻松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右也没人听得懂,卫瑶卿便开始眼睛一闭半真半假的说了起来,愈是半真半假,愈是听不懂,智牙师愈是不肯放人,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元节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到了亥时,天都黑了,卫瑶卿站了起来,抬手向智牙师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智牙师一如既往的留她:“其实卫天师可以不走的,这里客房很多,明日一早,你可以再同我讲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有人来报:“门上来了个国子监的学生,说要找卫天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国子监的学生?卫瑶卿愣了一愣:她确实认识不少国子监的学生,但这种时候会上门找她的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智牙师倒是比她还热情:“快快有请卫天师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便响起了一阵脚步声,来人在奴仆的指引下匆匆而来。一身国子监学生的素色长衫,腰上还系着国子监学生的腰牌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瑶卿上前,叫了一声“大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这个时候,这位认真读书的“大哥”卫君临找她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她在,卫君临便拿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匆匆向智牙师施了一礼,便道:“六妹妹在这里当真是太好了,快去救救周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方是谁?”卫瑶卿站在原地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卫君临这才意识到自己话说的颠三倒四的,有些尴尬,却还是干咳了一声,说道:“是我那个同学舍的舍友,我方才瞧他不太对劲,拿六妹妹你给我的符贴了他一下,他就叫了一声,而后那符就烧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瑶卿摸了摸鼻子,抬头看了看天,没有动:“大哥,今天是中元节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元节是一年中阴气最盛的时候,阴阳两仪平衡之道,阴盛则阳衰,这也是一年中那些阴阳术最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元节怎么了?众人愣了一愣,待到反应过来,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:感情这位天师的意思是她不想去?原本以为就算不是那等鬼手佛心,也会在人前装装样子去看一看;谁料她倒是好,居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惜命的。”卫瑶卿背着箱子道,“这种时候能避一避就避一避吧!省得惹来什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死不救不大好吧!”智牙师在一旁看了半天,说道,其实他也好奇这些天师是怎么捉鬼除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卫君临一时语塞,六妹妹都说了她惜命,他总不能拖着六妹妹去吧,但到底有些不忍:“要不?六妹妹你远远看一眼,真危险,那也不要过去了。如果看着有把握的话,六妹妹再过去帮帮忙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瑶卿还没说话,卫君临又道:“那个周方也挺可怜的,家里只有个妹妹相依为命,所幸当地照顾,他书又读的不错,便被举荐来了国子监。原本是好好的,可不久前他的妹妹失踪了,他就一直在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瑶卿倒是记得卫君临同学舍的那位同窗乱糟糟的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卫君临还在说着:“他都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,今儿一大早放回来看着就有点怪怪的,嘴里说什么‘贵人偷了妹妹的命,害死了妹妹,他要去告御状’什么的,倒也没乱跑,只一个人坐在床上神神叨叨的。方才入了夜,他突然尖叫了起来,说有好多……好多……”卫君临说着吞了口唾沫,似是也有些后怕,“好多鬼怪来问借他身体一用,他不肯给一直叫,叫了一会儿突然没有动静了。我瞧着怪吓人的,看他像是中邪了,就用六妹妹给我的符纸·想贴他身上,谁料那符纸才贴到他身上就烧了起来,他还睁眼瞧了我一眼,那眼神有些渗人,我想着六妹妹这个点或许还未回去,便来这里寻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智牙师听的津津有味,叫来了贴身的护卫,看向卫瑶卿:“不如我等去看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瑶卿没有理会智牙师,只是看向卫君临,问道:“他失踪了好几日,今日早上才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君临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瑶卿想了想又问:“她妹妹的生辰八字可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我怎会知道。”卫君临摇头,只是刚说完,却又细想了一会儿道,“我不大清楚他妹妹具体的生辰八字,只是听周方以前说过,她妹妹出生的日子不大吉利,八字轻,身上时常带着各种各样的平安符、佛珠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卫瑶卿道,向智牙师抬了抬手,“请左贤王帮忙差两个人,一个去吏部,看看还有没有没有下值的官员,听说近日吏部有几个官员做事十分勤奋,这个时辰应该还未走;还有一个去阴阳司寻大天师过来吧,大天师应该还未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君临怔怔的看着她:“六妹妹你不出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瑶卿缩了缩脖子,望天:“有大天师在呢,这种事情交给大天师便是了。”

  http://www.xiaoshuozu.com/shu/37712/2232785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zu.com。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z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