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族 > 逆水行周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腰缠十万贯,骑鹤上扬州(续)

第一百一十八章 腰缠十万贯,骑鹤上扬州(续)

        时值正午,白银交易所广场内人满为患,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向不远处铁栅栏后面亮闪闪的银条上,这些银锭整整齐齐的码着,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白光,晃得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自倭国的白银,经由海路运抵中原,此次在广陵白银交易所出售的白银,全都经过重新熔化,制作成尺寸一致银条,在交易所里陈列,就等着买家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根银条重十两,上有“广陵”字样,十根一组,共计一百两,刚好价值铜钱一百贯,或者金银陌一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每个买家,一次只能购买一百两白银(十根银条),至于购买资格,得靠抽号来获取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有如此规定,是因为人们对于白银的需求是无止境的,而交易所能够出售的白银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僧多粥少,所以为了尽可能体现公平,购买资格需要靠抽号获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交易所出售的白银,总额二十万两,以一百两为单位出售,共计有两千个名额,全都要在今日抽出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尽可能公平的抽号制度,需要公平的流程来确保最后获得公平的结果,开始抽号前,充任主持人的吏员首先重申了抽号规则,然后从在场的买家之中,随意选若干人上来检查抽号柳城是否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抽号实际上就是抓阄,一张张尺寸相同的白纸上,写着代表不同买家的数字(号码),然后经由二次对折之后放入纸箱,拿出一张打开,上面的号码是谁,谁就获得购买白银的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抽号的规则很简单,却因为事关重大,容易被人认为有“黑幕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总会有人担心写着自己号码的纸条没有放进木箱,要么担心号码有问题,比如“重号”,以此增加被抽中的几率。

        亦或是担心木箱里有机关,有人提前在木箱里贴着写有特定号码的纸片,以便舞弊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有甚者,会担心白银交易所出售的白银掺假,成色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尽可能打消买家们的疑虑,交易所在进行抽号前,必须让相关物品接受买家们的当众检查,首要一条,就是检查银条的成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现场买家中随意抽选的十人,首先检查交易所提供的秤,看看这些秤准不准,他们所使用的“标准秤砣”是明德通宝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枚明德通宝的重量是两铢四丝,一百枚刚好重二百四十铢,按一两等于二十四铢计,一百枚明德通宝的重量正好是十两,与一根银条的重量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秤经过检查之后没发现问题,接着主持人开始下一个流程:检查银条的成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抽选的十人,进入铁栅栏另一面,每人随意抽选三根银条检查成色,包括用秤来秤重量,最后当众用铡刀将每根银条铡成数节,并让另外十个人上来检查,看看银块里是否藏着铅粒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检查,这抽选出来的三十根银条并无问题,而为数三十根的银条是为了备查而多预备出来的数量,所以不会影响正式销售的银条数量(总共两万根)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主持人又抽选了五十人上来分别检查写着号码的纸条,这五十人对照清单,逐一核实纸条号码与清单上的人名是否一一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还对抽号的木箱进行检查,木箱的盖子可以打开,以便让人看到箱内有无事先粘好的纸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检查过程耗时半个多时辰,待得确认无误、没人有异议后,抽号才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为了避免作弊,上台抽号的人,全都是从现场买家之中抽选的志愿者,每个志愿者抽出了五个名额后换人,尽可能确保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参与摇号的买家实在太多,光靠一个木箱抓阄速度太慢,所以是二十个木箱均分写有号码的纸片,同时由二十个志愿者当众抓阄,并有交易所的吏员唱号、登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志愿者们摇动木箱,木箱里的纸片发出“哗啦哗啦”的声音,让现场的所有买家(其实是代表)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银,通常每两售价一贯(一千文),但这个价钱实际上有价无市,若有人真想买白银,银价多在一千二白文以上,即便如此,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银保值,但不是常见的通货,一般情况下,即便有人家中有白银,除非是救急,否则谁都不会随随便便拿出来当钱用,所以市面上的白银,通常以首饰的形态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银首饰的价格又多了首饰做工成本及溢价在里面,所以售价相对于按重量(两)卖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在市面上购买白银的机会不多,而现在,能在广陵白银交易所买白银,这对于财力雄厚的人家来说,当然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银交易所的银价,是一两白银一贯钱,而出售的白银,每个买家的额度定在一百两,售价一百贯铜钱,或者一贯金银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百贯铜钱,是寻常家庭一辈子都攒不了的财富,但在有钱人眼中,这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富贵之家单一个人一顿饭的开销都不止一贯钱,每日三餐之外还时不时有宵夜,一个月下来光是花在吃上面的费用,就接近百贯,所以这点钱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购买白银的机会难得,所以赶来广陵买白银的买家很多,今日在场参加抽号的人共计两万三千五百八十三名,这两万多人,将占地颇广的白银交易所大院挤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白银的购买名额是两千个,超过十比一的比例,意味着中选率不到一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为了这个机会,许多人都愿意拼一拼运气,毕竟传闻交易所今年计划累计出售白银一百万两,那么只要自己中一次,手头上就有了一百两白银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银可比铜钱更保值,等到紧急关头拿出来救急,一百两银子可比一百贯铜钱值钱,也更轻,更便于携带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为白银的诱惑实在太大,所以即便大家知道这是明谋,也心甘情愿上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发行并推广的金银陌,面值一陌(一百文),实际上大部分人不怎么想用这种“当百钱”,可想而知这种做工精美的双色钱币活不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朝廷就是变着法子给金银陌续命,为此使出的手段很直接,也够厉害,那就是让金银陌直接和白银买卖挂钩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此次白银买卖为例,二十万两白银,每人限购一百两,于是定了两千个名额,必须用金银陌来买,但不可能就只有两千个买家“持币购买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今日两万多买家齐聚交易所,为了获得抽号资格,这两万多人都持有一贯金银陌并做了登记,无形之中,朝廷就推广了两万余贯金银陌,而不是两千贯。

        同理,朝廷每年销售白银一百万两,等价一万贯金银陌,而实际上因为竞争激烈,广大买家为了买白银而兑换的金银陌,即便以一比十的比例算,也有十万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白银交易的定期化、常态化,民间对于金银陌的持有量只会越来越大,而大家对于金银陌的感觉,也会起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银陌可以买银子,意味着金银陌和银子产生了某种意义上的联系,那么大家不知不觉中对金银陌就有了信任,一种钱币获得了百姓的认可,才会真正流通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的手段,要看穿不难,但朝廷不惜用白银做诱饵,所以大家还是笑眯眯的认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贯金银陌,等于一百贯铜钱,对于有钱人来说,这不算什么,而他们来(或派人来)广陵,也不只是为了买白银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北两洋贸易公司,让海贸大兴,而位于南北交汇之处的广陵,本就是繁华之地,如今借着海贸的东风成了金银窝。

        借助于可靠、便利的汇款业务,宽松的经商环境及条件,无数商贾怀揣着轻飘飘的汇票,一身轻松抵达扬州,开启钱生钱、利生利的财富之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,正如越来越广为人知的那句话所说:腰缠十万贯,骑鹤上扬州。

  http://www.xiaoshuozu.com/shu/7350/2232740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xiaoshuozu.com。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zu.com